聯系我們

咨詢熱線:  0311-68050155
網  址: http://www.ayanette.com/
郵  編: 050090
地  址: 石家莊市橋西區新石中路375號(城角街與新石中路交口)金石大廈B、C座9層。
法律Q群 : 36797979(省會法律在線);51206701(石家莊律師法律咨詢)。

李耀輝律師:張某挪用資金無罪案 ——挪用資金的對象如何確定?

您的當前位置: 首 頁 >> 方舟動態 >> 刑事

李耀輝律師:張某挪用資金無罪案 ——挪用資金的對象如何確定?

http://www.ayanette.com 2017-09-29 17:46 世紀方舟律師網 浏覽次數:

張某挪用資金無罪案

——挪用資金的對象如何確定?

 

作者:李耀輝 河北世紀方舟律師事務所律師,系張某辯護人

 

【案情簡介】

 

2010年8月,孫偉因其另一個項目需要資金,向潘某輝、張某、潘某民、潘某夫四人借款,約定借款600萬利息1000萬元,8月10日雙方簽訂借款協議,8月17日四人擔心借款安全,利用其爲卓恒公司管理人員的便利,未告知孫偉用卓恒公司的土地證做抵押在信用社分別用其個人名義各貸款95萬元,又各自出資5萬元,以個人名義將400萬借給孫偉使用,但借款協議沒有進行變更。2012年5月,潘某輝等四人未告知孫偉用600萬元借款協議抵頂了上述六間門市及兩套住宅並下賬。2013年5月27日,卓恒公司爲收回該公司的土地他項權證,被迫償還該貸款,本息共計2033562.5元。

 

【辯護思路】

 

    起訴書指控的潘某輝、張某使用公司的土地證抵押貸款借貸給他人,並爲個人謀利構成挪用資金罪,屬于定性錯誤。潘某輝等四人使用公司土地證抵押貸款的行爲應當屬于公司法第16條所規定的公司爲股東或他人進行擔保的民事法律行爲,且公司法148條明確規定挪用公司資金行爲與以公司資産爲他人提供擔保屬于不同的法律行爲,不應當混淆。

    其次,挪用資金罪所侵害的客體是公司、企業或者其他單位資金的使用收益權,其犯罪對象則是本單位的資金。而本案中,公司全體股東決議以公司資産爲張某進行土地抵押貸款擔保,擔保行爲對象是土地使用證,而非本單位資金,也不屬于可以變現的金融票據,因此不符合挪用資金罪的犯罪對象。

經閱卷和會見嫌疑人,了解到2009年10月22日至2010年11月18日邢台市卓恒公司股東爲潘某輝與潘某輝兩人,分別占有30%和70%的股份,合計100%股份。在兩人任股東期間,經兩位股東的同意,並經貸款的信用合作社合法辦理了相關手續,使用公司的四塊土地證分別爲潘某輝(股東)、張某(非股東)等四人擔保貸款,其中潘某輝的經股東會決議(股東會簽形式),張某的擔保有董事會決議文件,因此公司爲潘某輝、張某進行擔保貸款符合公司法規定的程序,合法有效,依法不構成犯罪更不構成挪用資金罪,故對此罪做無罪辯護。

 

【辯詞摘要】

 

    辯護人對被告人張某犯有挪用資金罪的指控,認爲事實不清、證據不足,適用法律明顯不當,指控罪名不能成立,具體理由如下:

    一、起訴書指控張某涉嫌挪用資金罪定性錯誤,公司爲張某進行抵押擔保行爲是民法調整範疇,不涉及刑事犯罪

    根據起訴書的指控及公司法的規定,張某的行爲是公司爲張某進行抵押擔保的民事法律行爲,其既符合法律規定又履行了合法的擔保手續,應當屬于民事法律調整的範疇,而非挪用資金的刑事犯罪行爲。

   (一)公司爲張某提供擔保行爲是符合法律規定的行爲

    根據《公司法》第16條規定,公司爲他人提供擔保,依照公司章程的規定,由董事會或者股東會決議。公司爲公司股東或者實際控制人提供擔保的,必須經股東會或者股東大會決議。公司擔保分爲一般擔保和特殊擔保,由此得知,公司爲他人提供擔保和爲股東、實際控制人提供擔保的要求、程序是不一樣的,爲他人提供擔保僅需公司董事會決議後,且不需要公司股東回避就符合法律規定。因卓恒公司股東人數較少,根據公司法第50條規定,股東人數較少有限責任公司可以設一名執行董事,不設董事會,根據卓恒公司的公司章程對執行董事職權規定,執行董事可以決定公司的經營方針和投資方案,公司爲他人提供擔保屬于公司經營和投資事項,執行董事有權決定。

    本案中,張某既不是公司的股東,更不是公司實際控制人,其本人向公司提出抵押申請後,並經公司董事會研究決定同意後,公司法定代表人簽字認可,作出爲張某提供擔保。因此,張某在經過公司董事會決議下爲其提供的擔保于法有據,且系符合法律規定的行爲。

    (二)公司爲張某提供擔保行爲是履行了合法手續的行爲

    根據張某貸款的尖莊信用社出具的《關于張某以卓恒公司土地作抵押借款95萬的情況說明》,到信用社土地抵押貸款必須按照信用社的規定出具一系列手續,且批准後才可以發放借款。在案證據顯示,公司爲張某提供擔保的行爲是經過公司全體股東同意後作出的,並根據所貸款的信用合作社貸款要求辦理了相關手續,包括公司決議、股東身份證明及簽字樣本、授權書、抵押申請書、董事會同意抵押意見書,等等。這不僅體現了股東意志,也體現了公司意志,在沒有其他利害關系股東存在的情形下,也就不存在損害其他股東的利益。而且卓恒公司的公司章程也不禁止該行爲,全體股東同意後公司對外擔保能力就具備了。因此公司爲張某進行擔保貸款履行了合法手續,且符合公司法的規定。

    (三)挪用資金行爲與公司對外擔保行爲在法律上屬于兩種截然不同的行爲

      根據《公司法》第148條的規定,董事、高級管理人員不得有下列行爲:(1)挪用公司資金……(2)違反公司章程的規定,未經股東會、股東大會或者董事會同意,將公司資金借貸給他人或者以公司財産爲他人提供擔保……由此可以得知,挪用資金行爲與公司擔保行爲在法律上屬于兩種截然不同的行爲,張某的行爲屬于經公司股東決議後以公司資産爲他人提供擔保的行爲,而非利用職務之便挪用公司資金的行爲,起訴書的指控混淆了兩者的性質。

    (四)公司爲張某提供擔保,張某貸款所得不屬于“本單位資金”

     本案中,張某是以個人名義到L縣尖莊信用社進行抵押擔保貸款,貸款所得歸其個人所有,而不屬于公司的資金,即不屬于“本單位資金”,公司僅是爲其提供擔保,因此張某借貸給孫偉的95萬是自己個人的錢。

綜上,起訴書指控張某挪用資金的行爲是公司爲張某進行抵押擔保的民事法律行爲,其既符合法律規定又履行了合法的擔保手續,應當屬于民事法律調整的範疇,而非刑事犯罪行爲。

    二、起訴書指控張某犯有挪用資金罪沒有法律依據,其行爲不符合挪用資金罪的犯罪構成要件,因此張某不構成犯罪

    (一)張某的行爲不符合挪用資金罪的犯罪對象和犯罪客體要件

     挪用資金罪所侵害的客體是公司、企業或者其他單位資金的使用收益權,其犯罪對象則是本單位的資金。本單位的資金是指由單位所有或實際控制使用的一切以貨幣形式表現出來的財産。根據資金的法律概念,在沒有法律解釋的情況下,資金指以貨幣形式表現出來屬于公司或企業的財産。而本案中,公司全體股東決議以公司資産爲張某進行土地抵押貸款擔保,擔保行爲對象是土地使用證,而非本單位資金,也不屬于可以變現的金融票據,因此不符合挪用資金罪的犯罪對象。

    當庭公訴人提到土地他項權證沒有金錢屬性,但把土地證置于流通領域存在交易風險,侵害了公司資金使用收益權。辯護人認爲我國刑法堅持罪刑法定原則,禁止類推或任意擴大解釋,在沒有相關司法解釋和司法文件對資金進行擴張解釋時,挪用資金罪中的“資金”僅指以貨幣形式表現出來的財産,根據擔保法律制度,公司提供的擔保物,即土地他項權證勢必要處在交易風險之中,這是擔保法律制度設立的應有之義,因此公訴人的說法不能成立。

    本案中,張某借給孫偉的錢系信用社貸款所得,所有權歸張某本人,而不是邢台卓恒公司所有或實際控制使用的資金,所以張某的行爲並沒有侵犯卓恒公司資金的使用收益權。因此張某的行爲沒有侵犯其所涉嫌犯罪的犯罪客體和對象,不具備挪用資金罪的犯罪客體要件。

    (二)張某不屬于挪用資金罪所規定的犯罪主體,不符合挪用資金罪的主體要件

     張某系L縣銀監會職員,不是卓恒公司的工作人員,其不能成爲挪用資金的主體。卓恒公司沒有聘用過張某,張某與卓恒公司之間沒有建立勞動或人事關系,張某沒有具體的職責,也不從事業務活動,結合本案事實,張某屬于爲卓恒公司臨時提供幫助的外單位人員,所以張某不屬于挪用資金罪所規定的主體,張某不符合挪用資金的主體要件。

   (三)張某不具有挪用資金的主觀故意

    本案中,雖然公司爲張某擔保後其個人從信用社貸款後借貸給他人,這實際上是公司爲其擔保而取得的貸款,而不是實施挪用資金的行爲取得的錢款,張某不具有挪用資金的行爲,相應其不具有實施該行爲之內的主觀故意,其也不具備挪用公司的資金借貸給他人的主觀目的,否則就屬于主觀歸罪。因此張某主觀上不具有挪用資金的主觀故意。

    (四)張某在卓恒公司不擔任任何職務,不具有利用職務之便的條件,其更未實施挪用資金的客觀行爲,因此張某的行爲不符合其所涉嫌犯罪的客觀行爲要件

    如前所述,張某系L縣銀監會職員,張某屬于受卓恒公司委托爲公司提供幫助的外單位人員,他不是卓恒公司的員工,在公司不具有任何職務,當然也沒有職務上的便利,更談不上利用職務上的便利挪用資金。所謂挪用,是未經合法批准或者違反財經紀律擅自將本單位的資金給他人或自己使用的行爲。這樣,未經合法批准構成挪用行爲成立的前提條件。

在本案中,使用公司土地證抵押貸款需要嚴格的審批手續,作爲外單位人員是無法獲取信用社辦理貸款所需的手續的,其單獨行爲是無法完成抵押貸款程序的。而張某之所以能夠成功從信用社貸款,是因爲該行爲在經過公司全體股東同意,並且公司法定代表人簽名認可和加蓋公司公章,這就意味著股東和公司作出了同意擔保的意思表示,具備了合法前提條件,這自然不屬于刑法意義上的挪用行爲,當然也就談不上犯罪。因此張某不具有利用職務之便實施挪用資金的客觀行爲。

 

【判決書摘錄】

 

    對于指控被告人潘某輝、張某、潘某民、潘某夫以卓恒公司土地證做抵押,以個人名義從金融機構貸款380萬元,違規高息借給孫偉用于盈利活動構成挪用資金罪部分,土地他項權證非挪用資金罪中規定的“本單位資金”,相關司法解釋也未將土地他項權證列入“本單位資金”的範疇,故該項指控的罪名不成立。

相關標簽:河北公司律師,河北刑辯律師,河北律師事務所,石家莊金融律師,石家莊律師事務所

更多